上週四很幸運地在填寫問卷後收到 Alpha Camp 邀請參加「從 AC 畢業,然後呢? 就創辦 AmazingTalker 了!」的活動,活動過程聽了創辦人 Abner、CTO Tony 的分享,也與來自不同公司或正在學習的前端夥伴們進行了一些交流,這邊簡短地紀錄一下心得。

Abner

活動首先是由創辦人 Abner 分享了他自己的故事及創辦 Amazing Talker 的歷程,從他的分享可以聽出他是一個學習力和執行力都非常強,心態也很正面的人。雖然創業歷經過兩次失敗,創立 Amazing Talker 後不但成功,還可以說是擊敗了當時主流的競品。

作為必須不斷迭代新知的前端,我自己很想像他詢問關於他在學習上有沒有與其他人不同的地方,可惜礙於時間關係沒有機會提問。

Tony

CTO Tony 的分享主要則是注重在他畢業後的歷程及在 Amazing Talker 管理團隊的種種。

對於「Junior 及 Senior 的差異」,他提出一個我自己覺得非常重要的分界點,那就是「Senior 知道自己為什麼這麼做」。在前端實務上就會有「這問題有某某幾種解法」的場景出現,也許能直接拉既有的 Libaray、也許能用 JS 解、也許 CSS 也可以解決,如何對每個問題都能找出最適合的解法,確實是一個非常不容易的修練。

夥伴交流

在分享結束後,我們依照前、後端、Data 及團隊管理等分成了數個小組進行討論,身為前端的我理所當然就被分配到了前端的小組。討論過程有陸續聽到一些公司採用了 Scrum 跑專案、有資深前端運用了微前端的架構、參與討論的 Amazing Talker 前端則有提到他們在自動化測試上使用 Cypress 進行 E2E Testing 等等。

其中印象比較深的學員有提到一個問題,問題的詳細我忘了,但大致上是這樣:「進入職場擔任前端後,是不是不用接觸到後端領域的東西?」

在產品開發上,除非我們做的都是全新、或是近期才推出的產品,否則實務上我們可能是在 PHP 或基於某個框架的專案下撰寫前端的程式碼,這當中可能就會包含許多在學習過程中不會接觸到的技術;在測試上為了快速重現需要的情境,也有可能需要連到測試資料庫修改某張表的某筆資料,雖然這些都不屬於前端領域,但如果能了解,就可以節省大量求助或發問的時間。

因此,我覺得投入職場工作後,基於公司產品或需求去學習對應的其他領域的技術或知識,對自己的幫助會是非常大的,這恐怕也是作為開發者我們遲早得面對的歷程。

辦公室參訪

最後的環節則是辦公室參訪,Amazing Talker 的辦公室公共空間非常大,包含了休憩區、健身區等等。由於創辦人 Abner 曾是拳擊手,還有一個很大的拳擊擂台供需要的人使用。印象很深的是辦公室的某處牆上懸著一個看板,看板上會即時更新當天的各種業務量數據,讓工作夥伴可以快速得知。

結語

這次的參訪聽到了 Amazing Talker 創辦人和 CTO 的分享,也和一些前端簡單地交換了公司所使用的技術及碰到的難題等等,算是一個很有趣的體驗,以上分享希望能幫助到有需要的人。

--

--

Photo by Glenn Carstens-Peters on Unsplash

雖然沒有說每集都聽過,常常也都是邊做其他事邊聽,持續關注 大人的 Small Talk 應該也超過一年了。一直以來都想實際體驗看看大人學課程,考慮過自身的需求後,最後選擇了電腦玩物esor的時間管理哲學當作我的第一堂大人學。這篇文主要記錄我在課堂上印象較深的地方,最後也會簡單講些與課堂有關的個人心得。

對於時間管理的迷思

很久以前看過一則新聞,內容是媒體跟拍某任總統的一天工作行程。他一天的第一個行程便是運動,邊運動還需要邊收聽新聞。抵達總統府後則是無數的公文批改、會議要進行。到了晚上離開總統府前,還需要攜帶文件回家繼續工作。

我對於時間管理的迷思就是這樣--為自己的一天塞滿事情。我也曾經嘗試著為自己的一天假日安排類似這樣的待辦清單:

  • 學習工作相關的知識
  • 打掃家裡並整理不要的東西
  • 去健身房練一下
  • 買菜並做一些料理
  • 看一部電影

當天早上起床,我想起前一天安排的待辦。五分鐘之後,我準備好豆漿麥片並打開 Nintendo Switch,玩著風花雪月、寶可夢劍,偶爾滑滑手機或看影片,時間到就外出買中餐,就這樣直到晚上度過了一天。

為何待辦清單可能會更折騰人?

上面這份待辦清單出了什麼問題?我們逐一盤點:

  • 學習工作相關的知識:為什麼要學?要學什麼?要學多少?
  • 打掃家裡並整理不要的東西:為什麼要打掃?要打掃哪些區域?要整理衣服還是其他用品?
  • 去健身房練一下:為什麼不在家做就好?要練哪個部位?要練多久?
  • 買菜並做一些料理:為什麼不叫外送就好?要做哪種料理?要做幾樣?
  • 看一部電影:為什麼要看電影?要看劇情片還是科幻片?

看到這裡應該都會發現這個待辦清單的共同問題:沒有動機、不夠明確

不知道大家是否有這樣的經驗:在找資料或任何場景需要仰賴電腦進行作業時,因為碰到了某種困難,不知為什麼就打開了 Youtube。回過神來,已經過了一小時。當人碰到對自己而言過於困難的任務時,就會下意識地逃避去做其他事情(印象中這個概念是在一流的人如何保持巔峰看到的,如果這本書壓根沒提過類似概念還請指正),於是便造成了拖延

這也是我參加這門課的最大動機:克服拖延

接下來我會把上課最有印象的部分整理成三個重點:將目標現實化安排時間並實踐待辦回顧及修正,希望可以幫助到大家。

將目標現實化

將目標現實化,我覺得有點類似寫演算法題目:看懂題目→確認要輸出的是什麼→思考可能的 Edge Case 或各種奇怪情況後,把思路一步步寫出來→實踐成程式碼。

了解想做事情背後的目的,就從「不斷問為什麼」開始

我們可以試著把一個自己一直掛念在心裡,但一直沒有開始做的事情開始。在課堂實作中,我提出的是「整理不要的東西」:

為什麼要整理不要的東西?因為我用不到那些東西

為什麼用不到那些東西就要丟掉?因為這些東西放著也是占空間

占空間也不會怎樣,為什麼要丟?你真正想要的是什麼?

於是我得到了結論:我希望可以增加我能支配的空間

具體的成功故事

我對於「具體的成功故事」的理解是:完成這目標後,有誰會受益、會花費多久、有什麼可量化的成果。承接上述的目標增加我能支配的空間,分別需要填寫主角、時地和價值。

主角:有誰會受益(我)

時地:會花費多久(三個月)

價值:有什麼可量化的成果(家中用不到的個人物品減少了三分之一、部分東西變現取得三千元的額外收入)

我原本還有寫:衣服剩下原本的三分之二、書櫃上多出一排空位置,但其實這都可以被歸類在第一個價值。

思考通往成功故事會有什麼阻礙

有了目標的成果後,我有了一點動力,但光這樣絕對是不夠的。以我的增加支配空間成果,必然有不少可能會讓我放棄的問題:

  • 不確定有什麼東西用不到
  • 下班後很累不想管這件事,假日當然更不想管
  • 可能會買新東西拖累進度
  • 有些東西可以賣錢,但不知道有什麼管道
  • 較大型的物品不知道如何丟棄

針對阻礙設定階段性成果

既然設定的阻礙,那就為阻礙一一設定階段性成果再慢慢突破吧!我挑選了兩個阻礙:

  • 不確定有什麼東西用不到
  • 有些東西可以賣錢,但不知道有什麼管道

不確定有什麼東西用不到,就可以列出以下階段性成果:

  • 將玩具類分為可賣錢、不可賣錢
  • 找出所有適合當季,但該季一直沒穿到的衣物
  • 把看一眼就知道不會再次翻開的書整理出來

有些東西可以賣錢,但不知道有什麼管道,則可以列出類似的階段性成果:

  • 研究蝦皮賣場的使用方式
  • 了解物流的處理方式
  • 了解可賣錢玩具的大約價值

將階段性成果拆解為可立即執行的行動

由於上面的階段性成果,皆能再拆解成可立即執行的行動。以「不確定有什麼東西用不到」開始,便可以拆解為:

  • 將家中有的一張大桌清空
  • 將小櫃子的玩具一一抓出並放在大桌上
  • 將大櫃子的玩具一一抓出並放在大桌上
  • 將床下四個抽屜的玩具一一抓出並放在大桌上
  • 將可賣錢的玩具歸類在大桌左邊、不可賣錢的玩具歸類在大桌右邊

做到這邊,「不確定有什麼東西用不到」這個階段性成果便算是達成。而不知道大家有沒有注意到,「將家中有的一張大桌清空」已經從「不確定有什麼東西用不到」如此模糊的概念,變成類似「用清潔劑清洗流理臺」、「把垃圾拿到社區垃圾場丟」這樣,只要看到,不經思考就馬上知道要做什麼!

再拿出一開始的待辦「學習工作相關的知識」,如果我能拆解細到「閱讀 Medium 收藏的 A、B 等兩篇文」、「以 frontendmentor 的 XXX 題目版型為目標進行切版練習」,也許吃完早餐後,我打開的就會是電腦而不是 Nintendo Switch 了。

安排時間並實踐待辦

進攻型行事曆

在生活中,我們一定會有許多目標,都可以透過目標現實化的流程化成階段性成果,並拆解成可立即執行的待辦項目。我們可以將「重要緊急」目標中的階段性成果放入行事曆。以我自己的例子可能會長這樣:

--

--